你好,歡迎來到鄭州溫州商會!!

服務熱線

0371-66253858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政策與招商

政策與招商

甌越文化的內涵

溫州不僅區域經濟格局自成一體,而且地域文化也獨具特色。本文從海洋文化、山水文化、移民文化、商業文化、宗教文化、學術文化等方面論述了甌越文化的內涵和特點,認為甌越文化內涵豐富,具有明顯的多元性、開放性、創新性等特點。

改革開放二十多年,溫州出現了巨變,各項經濟指標都以驚人的速度增長,并形成了具有鮮明特色的“溫州模式”。溫州人像是在玩魔術一樣變出了許多令國人驚訝、羨慕、嫉妒的東西,并一再成為國內輿論關注的熱點和改革開放的晴雨表,以致“溫州”、“溫州人”成了著名的品牌,“溫州模式”也成了一種獨特的旅游資源。作為一座中等城市,一座長期遠離國家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邊緣城市,溫州何以一再產生驚人之舉?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開始關注推動溫州經濟發展背后的動因,不少人認為,文化是溫州經濟發展的內驅力。

溫州不僅區域經濟格局自成一體,而且地域文化也獨具特色,對我國經濟文化發展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當前,學術界對溫州經濟現象研究已相當深入,論著汗牛充棟,但對溫州文化現象研究則相當薄弱。因而深入開展對溫州文化的研究,建立起比較系統、完整、科學的溫州文化的理論,既是歷史的回聲,又是現實的召喚。文化是個極其寬泛的概念,地域文化的內容十分豐富,本文試從山水文化、海洋文化、移民文化、宗教文化、商業文化、學術文化等方面來論述溫州文化的內涵。

一、山水文化

山水文化是一種以自然山水為特質載體或對象而產生的各種文化形態與文化現象的總和。山水在為人們源源不斷地提供著物質資源的同時,也在不斷開啟人們的思維和智慧,洗滌人們的心靈。置身于秀麗的山水風光之中,“我們的胸襟象一朵朵花似的展開,接受宇宙和人生的全影”。人們在利用山水、享受山水資源的同時,也不斷地創造著、豐富著山水文化,山水文化是人們長期山水審美實踐的產物。

溫州是座山水典型城市,山水盡東南之美。溫州有雁蕩山(含北雁蕩山、中雁蕩山、南雁蕩山)和楠溪江兩個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有仙巖、百丈漈、瑤溪、澤雅、寨寮溪、洞頭、濱海——玉蒼山等七處省級風景名勝區和十四處市縣級風景旅游區,有“中國城市四大孤嶼”之一的江心嶼,有南麂、烏巖嶺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南麂還是聯合國生物保護圈。景區面積遼闊,占全市國土總面積的22.23%;景區種類眾多,有奇山秀水、濱海島嶼、高山湖泊和原始森林等;景區景點秀美,大龍湫、合掌峰、楠浮標灘林等景觀世人稱絕。旅游資源中還包括了眾多與自然景觀相映成趣的人文景觀,有瑞安玉海樓、蒼南蒲壯所二處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有44處省級、420多處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彈丸之地的老城區就有江心嶼、華蓋山、海壇山、松臺山、郭公山、積谷山、景山、翠微山、巽山、楊府山、大球山、九山湖、龜湖、溫瑞塘河、勤奮河等,一座城市的中心能有如此眾多的小山和河流是十分難得的。

溫州秀美的山水吸引了眾多的文人騷客,積淀了豐富的山水文化。溫州是我國山水詩的發祥地。南朝大詩人謝靈運是我國山水詩鼻祖,他任永嘉(今溫州)太守時,留下20余首詠賞溫州山水的詩篇。“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亂流趨正絕,孤嶼媚中川。云日相輝映,空水共澄鮮”等是吟詠溫州的千古名句。之后,溫州山水又遺有孟浩然、司空圖、崔道融、韓愈、沈括、王十朋、朱熹、陸游、陳亮、葉適、姜夔、文天祥、徐霞客、袁枚、朱尊彝、康有為、孫詒讓等人的足跡和詩文。僅江心嶼就有歷代詩篇300多首,連無緣尋訪溫州的李白、杜甫也寫下了選美江心嶼的詩句。李白詩曰“康樂上官去,永嘉游石門。江亭有孤嶼,千載跡猶存。”杜甫詩曰:“孤嶼亭何處?天涯水氣中。故人官就此,絕境與誰同?隱吏適梅福,看山憶謝公。扁舟吾己就,把釣待秋風。”江心嶼可謂名副其實的“詩之島”,文化品位極其高雅。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秀美的山水養育一代又一代充滿靈氣的溫州人,也容易產生超越現實,富于靈性的佛道氣象。

二、海洋文化

海洋文化亦即海洋文明,是一種依賴海洋進行商品生產所形成的文化形態和文化現象,相對于大陸文化或大陸文明而言。以工商業為主要生產方式的海洋文化與以農牧業為主要生產方式的大陸文化有著極大的區別:大陸文化以家為本位,海洋文化以個人為本位;大陸文化重視調整人與人的關系,海洋文化重視人與自然的關系;大陸文化重舍生取義,海洋文化重死里求生;大陸文化重穩定,海洋文化重進取;大陸文化社會科學理念論發達,海洋文化自然科學理論發達等。

但是并非所有沿海地區都能形成海洋文化,如果沒有強烈的不同文化類型國家的商品交換的需求和可能的話。中國有一萬多公里的海岸線和300多萬平方公里的海域,然而古代中國大部分沿海地區由于征服自然能力的薄弱以及中央集權專制長時期的閉關鎖國和海禁政策,并沒有孕育出海洋文化的充分條件,如齊魯地區,雖地處濱海,其文化卻是大陸文化的典范。

但是溫州與少數一些沿海城市卻具備了海洋文化的一些條件,如海上運輸貿易,對外開放等。

溫州海上運輸歷史悠久,《山海經》里就有關于溫州的記載,謂“甌居海中”,說明先秦時代溫州對外交通必須取道海上,給人以居住海中的印象。三國時,為江南三大造船基地之一;北宋時,為全國11個造船中心之一,造船數占全國之首,可見溫州海運之發達。

更難得的是,溫州歷史上有三次正式對外開放。第一次對外開放為宋元時期。北宋滅亡,宋室南渡偏安江南后,商品貿易和對外交往便大都依賴海上,海上絲綢之路興起,明州(慶元)、泉州、溫州是當時最重要的對外貿易港口。由于海外商貿的繁榮,南宋高宗紹興元年(1131年)在溫州設立市舶務,用以管理海外貿易,并建待賢驛、待遠驛來招待來溫州的外國人。南宋宗慶元年(1195年)罷市舶務,溫州對外貿易陷于停頓。元朝建立后,為發展海外經濟文化交流,至元廿四年(1277年)在全國設立了七處市舶司,溫州為其中之一,對外貿易、文化交流興盛起來。值得一提的是,溫州人周達觀于1296年奉命隨使赴真臘(今柬埔寨)招撫,回國后,著有《真臘風土記》,這是十三世紀柬埔寨吳哥文化極盛時期的唯一記載,受到世界各國學者的普遍重視。該書中提到柬埔寨人民喜愛的溫州漆盤,從中可以窺見溫州當時對外交往的狀況。明初鄭和下西洋后,明清兩朝政府長期實行閉關鎖國政策,溫州人民受盡倭寇和海盜騷擾之苦,經濟陷入停頓之中,文化趨向沉寂。

第二次對外開放為晚清時期。1876年,英國以馬嘉理事件為借口,脅迫腐敗無能的清政府簽訂《中英煙臺條約》,終于將他們覬覦已久的溫州變成了通商口岸。從此,棉布、棉紗、金屬、煤油、火柴、西藥、肥皂、鴉片等洋貨,基督教、天主教、西醫等洋文化以及美孚火油公司、項瑞煉乳公司等洋公司源源不斷地進入溫州,而溫州的茶葉、甌柑、甌綢、明礬等地方產品也大量輸出。溫州不僅經濟格局在變化(如資本主義經濟因素在迅速增長),而且思想觀念也在變化(如出現了維新思潮)。

第三次對外開放為二十世紀末。1984年,國務院批準溫州為沿海四個開放城市之一,溫州走在了對外開放的前列,至今已初步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多元化、的開放格局。溫州人從中獲得了巨大的收益。

縱觀溫州歷史,對外開放則生機盎然;閉關鎖國則死氣沉沉。對外開放,不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客觀上都帶來了對外貿易的迅猛發展,科學文化的廣泛傳播和思維方式的更新轉變。溫州人具有開放的心態,良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敢于冒險的性格與頻繁的海外交流是分不開的。

三、移民文化

傳統文化對移民尤其是海外移民是十分排斥的,它強調“安土重遷,黎民之性;骨肉相附,人恃所愿也”,強調“父母在、不遠游”。只有生存困難或富于冒險精神的人才會有勇氣和決心移民。
移民,不論是遷出的,還是遷入的,相對于遷出地和遷入地來說,一般都是總體素質比較高的人群。移民的流動,給本土人注入了新的血液,使社會結構逐漸從血緣宗族關系中疏離出來,使傳統觀念及習俗淡化。移民遠離故土,出于經濟利益、精神生活和社會存在的原因,非團結不足以圖生存,非互助不足以言發展,故其凝聚力十分強。移民在生活中最大的難題,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文化問題,有著一種強烈的漂泊異國他鄉的孤獨,一種無根的感覺。成功的移民,除了在語言適應能力外,還必須盡快在心理上部分或完全接受移居地的文化生活習慣,自覺地援用當地的行為準則來調整自己的生活目標,善于融合各種不同類型的文化,故移民特別適應多元性的文化社會。

溫州是一座移民型城市。溫州依山傍海,氣候宜人,物產豐富,少有戰亂,吸引了眾多的外地人來此繁衍生息。同時,也有相當多的本地人迫于生活或追求更好發展而外出經商、定居。

新石器時代,溫州就有原始甌人居住活動,但屬“偏遠下洲”,被中原人稱為“南方蠻夷”。春秋后期,越國強盛,越人南下東甌,原始甌人與越少雜居,構成了甌越先民,共創了具有區域特色的“甌越文化”。

西晉末年“永嘉之亂”后,晉室南渡,北方移民與溫州土著人雜居同化,出現土生土長的甌越文化與中原文化的融合。東晉至南朝中出任永嘉太守有王羲之、孫綽、謝靈運、顏延之、裴松之、丘遲等人的后裔都成了溫州移民。

五代時期,福建發生王羲之亂,人口四散,大量流入溫州。如永嘉縣蒼坡村的李氏、芙蓉村的陳氏、溪口村的戴氏等祖先都是這時從福建遷入。

北宋末年“靖康之亂”后,宋室南渡,中原漢族大南遷,溫州人口激增,北宋崇寧年間(1102—1106年),溫州人口119640戶,人口262710人;到南宋淳熙年間(1174—1189年),上升為170035戶,人口增至910657人,出現了溫州歷史上經濟文化最輝煌的時期。

元末,方國珍、陳友諒、朱元璋逐鹿中原,戰禍頻繁,道路梗阻,不少外籍在溫官宦及行旅者不得返回故里,遂留溫州定居。

明初,政府創設衛所制。溫州設有溫州衛、磐石衛、金鄉衛等,大批外籍官軍來溫州戌衛,其中不少成為移民。今之蒼南縣金鄉鎮有多種方言便是移民眾多的證明。關于溫州歷史上移民情況,胡珠生先生在《溫州歷代遷入人口姓氏考述》一文中有深入考證和詳細論述。

二十世紀末,溫州又上演了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移民潮。據《溫州日報》2001年4月11日報道,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中,全市總人口為775.8萬人(包括外來人口,不包括外出人口)。全市外出市區、縣(市)以外人口為113.31萬人,其中外出省外人口為69.60萬人。全市外來人口為133.97萬人,其中省外流入人口100.72萬人。溫州還有40多萬人分散在全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經商、定居,是我國著名的僑鄉。溫州人外出主要是以經商為主,外地人流入主要以務工為主。勞動力的大進大出是當今溫州經濟格局的一大顯著特點。

四、商業文化

自古中國是以農為本,農業文明有其悠久的歷史和中心的地位,但對濱海城市——溫州來說,手工業和商業長期占有重要地位,溫州是一座商貿型城市。

南朝永嘉太守丘遲在選美溫州“控山帶海,利兼水陸,實東南之沃壤,一都之巨會”時,同時也指出當地居民不務農業,好閑游性情,“曝背拘牛,屢空于田畝”,“耕灌不修,桑榆靡樹”,“遨游廛里,酣卒歲”。《隋書·地理志》稱永嘉一帶婦女“暴面市廛竟分銖以給其夫”。宋《方輿勝覽》指出溫州“地不宜桑而織紉工,不宜漆而器用備”。溫州絲織品、漆器馳名天下,其實本地并不產絲、漆,其材料皆從遠地販運而來,可見人們富貴并非靠務農。北宋熙寧十年,永嘉稅場的商稅高達二萬五千多貫,為全國各縣平均商稅的七倍多,可見商業之繁榮。南宋時商品貿易和對外交通依賴海上,海上“絲綢之路”的興起,更刺激了沿海商品經濟的發展。時人稱溫州“其華纖靡,其人多賈”。對此,北宋時溫州知府楊蟠有深切感受,他稱贊溫州“一片繁華海上頭,從來喚作小杭州。”永嘉學派反對以義抑利,主張以利和義;反對厚本抑末,主張以國家之力扶持工商業;反對空談義理心性,提倡事功等思想,正是當時社會經濟發展的客觀反映,是溫州百姓心態的集中表達,同時也深刻地影響歷代溫州人的思想觀念。

明朝中后期,溫州商品經濟進一步發展,人們在物質上追求奢華生活,思想上崇尚金錢追求個性。明朝萬歷年間永嘉人姜準撰有《歧海瑣談》,比較充分地反映了溫州商業的發達和溫州人對金錢的熱烈追逐。“無論市井庸流,負販賤品,惟家業溫裕,力足以經營之者,茍發一念,無不獲遂”;他們“身衣騎轂,冠凌云康晉之中”;“近年富兒入銀得買序班署丞,兵馬錄事諸京秩”。

近代以來,特別是開埠以后,溫州商品經濟進一步發展,經商者蔚然成風,感染了眾多知識分子,如“東甌三先生”陳虬、宋恕、陳黻宸就積極主張“開商埠”、“搜伏利”、“依商之力”等,經學大師孫詒讓還身體力行,晚年兼任瑞安縣商會總理。

如今的溫州人更是商場上的高手,哪里有市場,哪里就有溫州人;哪里沒有市場,哪里就有溫州人去開拓。從改革開放初期的十萬供銷大軍,到今天的百萬經商大軍,溫州人形成了當代中國最大的商幫,溫州人的足跡遍布全世界,象空氣一樣無所不在,被稱為中國的猶太人。

長期的工商業活動,使溫州人形成獨特的商業文化和群體性格:如勤勞務實,靈活善變,善于鉆空子,自主意識強,不善合作,急功近利,追求高消費,重視人際關系,缺乏大氣,敢于冒險,善于創新等。

五、宗教文化

宗教是用非現實的力量、非現實的手段解決現實問題的體現,是人的內心世界對外部世界恐怖、憂慮的反映,是解決現實生活無法克服的難題的企盼,是人的精神家園和心靈避難所。面對著波濤洶涌的大海,面對著變幻莫測的商機,面對著無力解決的重大問題,無能為力的溫州人自然祈求于神靈保佑,因此,溫州的宗教相當發達。

新石器時代,溫州一帶流行懸棺葬,石棚墓。懸棺葬,在懸崖峭壁上安置棺材;石棚墓,墓穴上蓋石小者3-4噸,大者10-15噸。在生產力極其落后的時代里,能實施如此巨大的工程,必須具備巨大的動力,那只能是堅定的信仰所驅使。

東漢時,溫州流行道教。道教有三十六洞天,市區華蓋山容成洞名列第十八;道教有七十二福地,永嘉大箬巖石室名列第十二。道教史上重要人物——南朝陶弘景就曾隱居此地。陶弘景滿腹經綸,卻拒絕皇帝邀請,決意棄官隱居。在《詔問山中可所有》的詩中,表現非凡的氣度和風韻。詩云:“山中無所有,嶺上多白云。只可自怡說,不堪持贈君”。大箬巖石室后改稱陶公洞,今為旅游勝景。

唐朝時,溫州佛教名聞天下。永嘉人玄覺參謁神宗六祖惠能一宿得道,即返溫州宣揚禪宗頓悟法門。著有《證道歌》,歌中有“一性圓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等句對后世影響深遠。今市區松臺山為玄覺大師紀念地。

五代時,吳越國大興佛教,有佛國之稱。溫州先后興建普覺瑜加寺、密印寺等六十多座佛寺。

南宋時,江南禪寺極為興盛,政府曾對江南禪款規定等級,國家經營的有五山十剎。當時江心嶼的江心寺是十剎之一,雁蕩山的能仁寺屬五山之一。溫州的寺院常引得外國僧人來游歷、學習。如,南宋著名詩人、“永嘉四靈”之一徐照在《題江心寺》詩首句便是:“兩寺今為一,僧多外國人”。至今江心寺、能仁寺仍香火旺盛。

宋元時,溫州是重要的對外貿易港口城市,文化交流頻繁,不僅對佛教禪宗東傳,而且對西方宗教如摩尼教、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起過重要作用。以基督教為例,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命途多舛,曾幾番流行,又幾番沉寂。流行時,溫州首當其沖,如元朝;沉寂時,溫州并未禁絕,如明清;一俟時機成熟,又馬上大規模流行。溫州民間素有鬼神迷信的傳統。司馬遷《史記》說:“東甌王敬鬼”。《隋書·地理志》說溫州:“其谷信鬼神,好淫祀”。唐陸龜蒙《甌越野廟碑記》說:“甌越間好事鬼,山椒水濱多淫祀”。
如今溫州的宗教、迷信仍很盛行,基督新教徒(耶穌教徒)約50萬,天主教徒近10萬,信佛道的人難計其數,寺院、道觀、教堂比比皆是。與此相關的,溫州人還大興祠堂、大修祖墳,104國道線上那滿山遍野的白色的椅子墳,讓前來參觀的外地人大為驚奇和不解。

溫州宗教文化有著中國傳統宗教文化的基本特征,如實用性強,信教目的是為解決現實生活中發財致富、傳宗接代、消災避害等問題;兼容性強,往往儒道釋同時并存;泛神論,往往見佛就拜,見菩薩就燒香,所信之神五花八門等。但溫州也有自己的特色。如,宗教信仰的功利性特別強烈,財神崇拜極為典型。

六、學術文化

不少人以為溫州只是工商業發達,而缺乏文化品味,甚至認為溫州乃文化沙漠地帶。孰不知,溫州乃是一座文化底蘊很深,文化積淀豐厚的城市,文風興盛,名家輩出。

唐代詩人趙暇詩曰“東晉江山稱永嘉”,這不僅是對溫州山水勝景的贊譽,也是對溫州人文昌盛的寫照。自東晉至南朝,歷任永嘉太守多為著名文化,不少名垂中國文化史乃至世界文化史,如玄言詩創始人孫綽,書圣王羲之,山水詩鼻祖謝靈運,史學家裴松之、檀道鸞,詩人顏延之、丘遲等,他們在溫州任職期滿,或作詩、或為文,佳作迭出,聲跡流播,為甌越大地增添了不少文化氣息。清《永嘉郡志》言:“永嘉自東晉置郡以來,為之守者若王羲之治尚慈惠,謝靈運招士講書,由是人知向學,民風一變”他們不僅為溫州而且對我國文化發展都作出了重要貢獻。

宋朝時,溫州文風鼎盛,中進士的就有1416人,可謂“溫州多士,為東南最”。據孫詒讓《溫州經籍志》著錄的兩宋時期溫州學者就有二百四十多人,著作六百多部。南宋時溫州產生了以薛季宜、陳傅良、葉適為代表的在中國學術史占有一席之地的“永嘉學派”,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永嘉四靈”(徐照、徐璣、翁卷、趙師秀),以高則誠為代表的在中國戲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南戲”,被譽為“東南小鄒魯”。小小的溫州能在不到一百年的時間產生出如此優秀的文化,想來仍令我們激動和驕傲不已。

十九世紀末,溫州得風氣之先,在戒纏足,興女學、改變禮俗等走在全國前列,出現了強勁的社會改革思潮,其代表人物有陳虬、宋恕、陳黻宸、孫衣言、孫鏘鳴、孫詒讓、黃紹箕、黃慶澄等人。今天我們讀宋恕的《卑議》、《高議》等著作,仍能強烈感受到不同凡響的改革思想。尤其是孫詒讓,在墨學、經學、甲骨文等多種學術領域取得巨大成就,被章太炎稱為“三百年絕等雙”,被郭沫若譽為“啟后承先一巨儒”。

直至現代,溫州仍人文薈萃,涌現出文學家鄭振鐸,詞學宗師存承燾,曲學宗師王季思,考古學家夏鼐,雜文學家趙超構,史學家周予同,數學家姜立夫、李銳夫、蘇步青,文史學家蘇淵雷,書法家方介堪,哲學家南懷瑾等海內外知名學者。

此外,溫州的書畫、攝影、戲曲、歌舞乃至競技體育,在國內也有相當的影響力。以書畫為例,溫州史上產生了黃公望、姜立綱、項維仁等大師級的書畫家和具有獨特風格的“永嘉畫派”。奚立鎮先生主編的《溫州歷代美術家》,就收錄了古今溫州美術家1000多人,可見溫州書畫藝術之盛。

晚清時期瑞安人孫衣言在南雁蕩山會文書院的對聯頗能反映溫州學術文化的特點,對聯曰:“伊洛微言持敬始,永嘉前輩讀書多。”

綜上所述,由于獨特的地理環境和長期的歷史積淀,溫州文化內涵十分豐富,風格鮮明獨特,舉其要而言,有以下幾個特點:

其一,多元性。在數千年中華文明史中,溫州絕大部分時間遠離社會中心而作為邊緣存在,中心控制力弱,因而薈萃了多種文化,呈現出明顯的多元性。如內陸文化和海洋文化,農耕文化和工商文化,本土文化和移民文化同時并存,還有山水文化、宗教文化、學術文化等,正是由多種各具特色的文化互相影響、互相促進才構筑起色彩斑斕的地域文化。

其二,開放性。作為沿海城市、移民城市和工商業城市,必須與外部世界有廣泛的聯系,也必然受到各種外來文化的影響。溫州特別善于吸收各種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相結合,為我所用。各種外來文化比較容易在溫州找到它的立足之處,溫州各類宗教的發達即是證明。

其三,創新性。多元文化的碰撞、沖突與交融,極易生長出新的文化。溫州在多種文化交融下特別善于創新,擁有許多個中國第一。溫州正是以強大的創新能力和長期的文化積淀,為世矚目。

其四,鮮明的群體性格。溫州人具有獨特的群體性格,極易為外地人所辨識:如,勤勞務實,靈活多變,敢于冒險,善于模仿,善于創新等,而這正是了解溫州經濟格局之所以形成的鑰匙。
展開
河北快三投注技巧